首页 > 股票配资 > 港股中国平安:特许消费金融机构仍在高速增长
一月7日

港股中国平安:特许消费金融机构仍在高速增长

wdyc 股票配资 发布时间:2020-01-07 15:22 0 Comments

,在全球金融市场中有这么一句话让大家感到十分非常流行,只有会买卖的股民才算是一个合格的赢家,当钱落到了你的口袋才是万无一失的,不然钱只是股市中的数字,所以要想在炒股中盈利,就要知道在何时买卖第一只股票,下面是小编给大家讲解港股中国平安几点建议以及如何把握绝佳时机!

  据12月31日最新媒体报道,习近平主席在最新的新年贺电中提到,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达到100万亿元,人均1万美元。据报道,这也将是中国国民生产总值首次突破100万亿大关。在短短几十年里,在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尤其是在2019年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增长放缓以及全球经济面临巨大下行压力的背景下,这样的增长率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经济奇迹,的确值得称赞。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扩大意味着中国的政策控制空间、负债率和对外吸引力得到了提高,这也意味着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

港股中国平安:特许消费金融机构仍在高速增长

  那么,中国离成为高收入国家还很远吗?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952年的679.1亿元跃升至90.03万亿元。通过2019年的发展,中国经济将继续稳步增长,并将突破100万亿美元和1万美元的壁垒。换句话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实际上将增长147倍,其经济总量将继续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

  此前,中国经济学家协会主席李涛魁曾预测,中国将在2025年左右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并在2049年达到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与当时的日本和法国持平。根据其预测和中国近年来的发展速度,这也意味着中国将在未来五年内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样,我国似乎更接近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因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000美元意味着中国已经跨过了一个不算太低的门槛,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还没有达到世界平均水平。按照国际标准,高收入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需要达到12,000美元以上,甚至15,000美元以上。在美国、日本、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等一些在世界经济中具有突出地位的高收入国家中,意大利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最低,但也有3.4万美元,其他国家超过4万美元,美国甚至达到6万美元左右。因此,目前,我国只能说处于中等收入水平,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这种国际地位没有改变。

  因此,在欢呼中国过去取得的显著成就的同时,我们也需要保持充分的警惕。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于10,000美元的门槛,要么是发展头迅猛,要么是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后停滞不前。经济发展历史上有一个重要趋势:当一个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000美元时,该国的经济增长率将由于这一阶段的长期停滞而继续下降。

  例如,巴西和俄罗斯都陷入了陷阱,无法脱身。只有日本和韩国等少数国家成功进入高收入行列。从这些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来看,大部分是由于原有的经济增长机制与发展模式之间的矛盾,或者是人口红利的流失,土地资源的优势,或者是由于单一的产业组织而导致的技术创新的缺乏,从而导致经济增长乏力和竞争优势的缺乏。

  2020年,面对人口红利的消失,我国发展迅速,但基础薄弱,仍面临诸多困难,如经济结构有待改善,区域发展不平衡导致区域人口分布和收入不平衡加剧,贫困地区的规模不容低估。此外,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等于平均个人收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个人收入是人均收入的回报。前者与发展速度有关,后者与民生有关。事实上,速度是次要的。人们的幸福更重要。教育、卫生、社会福利、法治理念、精神文明建设等与民生相关的问题也应予以重视。

  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也在不断寻求自我突破。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了中国高科技(5.13±1.99%,诊断类股)技术力量的崛起,中国从低端产业向多产业的逐步发展,中国巨大消费市场的刺激,以及市场的不断增长和开放。这些都是经济发展的新突破。

  因此,国内生产总值只是一个表面现象,其背后的驱动力更为重要。这也表明,更重要的是要认清中国当前经济发展的成就和不足。与关注国内生产总值的高增长以及中国是否或何时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相比,更应关注如何优化社会产业结构、债务结构和居民收入结构,着力提升中国经济的质量和效率,实现高质量发展。这是我们现在和将来的主要任务,其余的是理所当然的事。

  2019年,互联网行业陷入悲痛之中。那些曾经让人们尖叫的商业模式和创业项目,被市场追逐收入,最终屈从于现实,削减补贴、成本和价格,从增长模式转变为生存模式。不是企业家变了,而是市场变了。这种变化在资本市场最为明显。据我和一位资深投资者朋友称,他周围许多相信“板块轮换”投资理念的投资者在2019年没有赚钱。他们发现,2018年,白马股票出现了可喜的上涨,并在2019年推出了小盘股。结果,小盘股市场被推迟。

  2019年是典型的指数牛市,沪深300指数上涨36%,超过71%的个股。2019年也是蓝筹股的典型牛市。贵州茅台等优质白马股票(1094.53±1.53%,诊断类股)继续攀升,而弱势小盘股继续下跌逾四分之一,至33,354只,近30,股票只接近一半。对风险的厌恶和对利润的渴求在a股市场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这让人们忘记了乐视和暴风骤雨的奇迹仅仅发生在三四年前。

  不仅a股市场如此,市场情绪也发生了逆转,这在所有国家都很普遍。从1995年到2000年,美国股市迎来了由互联网概念驱动的牛市。以行业领导者雅虎为例。从1996年7月到2000年1月,股价飙升18000倍,市盈率接近6000倍。投资者沉浸在雅虎无与伦比的增长潜力中。

  然而,在短短几个月内,股票互联网遭到屠杀,雅虎股价一度下跌97%。在此期间,雅虎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但华尔街的情绪改变了。——只备受追捧的网络概念股遭受重创,被拒绝的蓝筹股再度流行。《逆向投资策略》年,作者大卫·德雷曼写道:

  “随着1929年股市崩盘和长达15年的大萧条,人们蜂拥购买几乎零利率的政府债券。在受到市场惩罚后,投资者只想规避风险,不管回报有多低,就像人们在2007-2008年和2011年8月涌入利率几乎为零的政府债券寻求安全一样。”经过风险的洗礼,人们变得厌恶风险,这是人的本性。同样,韭菜也被各种新概念割掉了。2019年,“剪韭菜”的国内行为引起了公众的愤慨。

  例如,遭受雷声轰炸的P2P产业已经被迫撤退。一旦鞋子和盲箱被点燃,所有的党派都会与之斗争。对区块链航空货币的大肆宣传已经被强行扑灭。曾分发硬币(市场默认剪韭菜)的孙陈余拿出他的“祖辈100万”在微博上发钱,试图清理自己,但他也很容易砸到自己的脚。

  公众的心态开始厌恶套路和伎俩,针对这种心态,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变得越来越严厉:共同基金领域大数据的混乱迎来了铁腕整治,高利贷和超盈利贷款平台被连根拔起。在强有力的监管下,业内明星企业纷纷出人意料,“他们甚至有问题”,进一步影响了公众情绪。市场已经变了。

  流行心理学

  从一端滑到另一端经常会过度补偿。在任何泡沫出现之初,基石是坚实的,逻辑是站得住脚的,但慢慢地,热度变成狂热,风口变成泡沫,“集体非理性”就诞生了。泡沫破裂后,热情消散了,一根羽毛落到了另一个极端。在1896年出版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中。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描述了“集体非理性”的形成过程:“公众想象了一个场景,这个场景很快就产生了一系列与第一个场景没有逻辑联系的其他场景。人群认为现场引起的想法是事实,尽管它们与观察到的事实相去甚远.观众只能接受这个场景中的想法,也只能受这个场景的影响。”现代行为金融家给出了更详细的解释。

  (1)代表性偏差

  首先是代表性偏差理论。根据这一理论,人们经常使用经验推理方法——,即锚定已经发生的类似事件——进行判断和预测,忽略真实环境的差异,做出错误的判断。在预测未来时,人们通常把最近的事件视为锚定对象。根据芝加哥大学的罗杰·伊博森(Roger Ibbotson)和雷克斯·辛克莱(Rex Sinclair)的研究,在20世纪的100年里,美国股票的平均年回报率为9.9%(包括股票升值和股息)。

  根据1927-1928年或1995-1999年(牛市环境)的美国投资者,30%的年回报率是正常的。在熊市时期,投资者会觉得股市投资不划算,巨额亏损不可避免。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股票市场一直很好,我认为股票市场的投资将继续是好的。如果过去一年的市场形势非常糟糕,你会认为股市投资是在欺骗人们的生意。在代表性偏差下,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然而,从长远来看,乐观和悲观都是荒谬和不合理的。

  (2)确认偏差

  还有一种理论叫做验证性偏见。也就是说,当人们对某件事已经有了自己的观点时,他们只会吸收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自然地过滤掉其他部分,从而产生所谓的“偏见”。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认为,人们处理信息的能力有限是“偏见”形成的一个重要原因。西蒙说:

  “人类生活在每秒传输数百万比特新信息的环境中,但显然我们的感知系统每秒只能处理大约1000比特信息,甚至更少。我们只能对少量信息做出清醒的回应。”因此,面对无处不在的信息爆炸,人们只关注自己关心的事情,捕捉能够支持自己观点的信息,不断强化现有知识,对相反的现象视而不见。

  例如,在寒冬理论的阴影下,人们自发地吸收负面信息,如裁员、破产和衰退,变得更加悲观,失去流动性。我们感到“好”或“坏”,只是因为我们只想看到“好”或“坏”。换句话说,我们戴上有色眼镜,建造一个茧屋来包裹自己(信息茧屋),并被困在里面。事实是,从来没有绝对的乐观和悲观:强劲的经济增长为经济放缓奠定了基础,冬季的到来正是下一个炎热夏天的起点。

  周期性变化

  循环旋转,永远在那里。从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来看,我们仍然处于“三阶段叠加”的关键时期(增长率转换期、结构调整痛苦期和早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经济增长率继续下降(2011年仍在讨论Bao 8,2020年已在讨论Bao 6),产业结构需要优化和升级,早期刺激产生的高杠杆需要降低(2009年为4万亿,2012-2015年为影子银行)。

  面对“三阶段叠加”,中央政府于2015年出台了“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处方,提出“三淘汰、一减一补”来淘汰产能、库存、杠杆、成本和短缺。在这种情况下,各行各业自然都很痛苦。在去杠杆化过程中,违约事件频繁发生,一方的负债对应于另一方的资产,而负债的违约对应于大量财富的消失。

  正如鲁伊·达里奥所说:“去杠杆化的过程基本上是人们发现他们的大部分所谓财富实际上是别人的支付承诺。一旦对方不遵守承诺,他们的财富将不复存在。”因此,去杠杆化形成不良资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防范风险的压力大幅增加。防范风险的关键是强有力的监督。从2016年到2018年,第三方支付、资产管理和财务管理、P2P、众筹等领域将率先进行强有力的监管。

  去杠杆化是结构性的。为了确保公共企业稳定的去杠杆化,它默许驻地部门不断增加杠杆化,以达到一定的平衡。因此,在推进供给方面结构改革的过程中,消费贷款正在浮出水面,银行正在加快零售转型,以消费贷款为主的共同基金机构也在经历着巨大的发展。然而,我们不能忘记总体趋势是去杠杆化。随着住宅部门杠杆率的快速上升,2019年消费者贷款的监管压力将继续上升。

  强力监管注重“合规管理”,戳穿行业无序发展的泡沫,加速行业分化。以2019年为例,特许消费金融机构仍在高速增长,其盈利能力预计将达到新高。而大量小额贷款公司、无牌照机构、P2P等都面临着强大的重组。在这一过程中,一直向非许可机构提供支持并依赖非许可机构输血的大数据公司和收集公司自然也不能幸免。

  在一个接一个移除P2P平台的过程中,在一个接一个检查大数据公司的过程中,在将小额贷款公司与“合规性”捆绑在一起的过程中,代表性偏差和验证性偏差的叠加成功地将当前趋势投射到了未来,使得人们错误地认为最近的趋势将成为一种新的永久趋势,寒冷冬天的理论正在叫嚣。然而,我们必须永远记住,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周期性变化。好日子会过去,坏日子也会过去。乐观或悲观是注定不会持久的周期性情绪。

  跨越周期

  从本质上说,增长只来自两个维度:第一,随着市场蛋糕的膨胀,它自然增长,这属于风口增长的趋势,毫不费力;二是提高内在市场空间的相对竞争力,侵占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在产业分化中成长。在这个行业的上升时期,他们吃的是市场蛋糕奖金。随着蛋糕越来越大,傻瓜也能赚钱,他们越大胆,赚钱的能力就越强。坏硬币赶走好硬币。

  在行业低迷时期,市场蛋糕将不再增长,彼此将相互竞争。只有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才能生存,好硬币赶走坏硬币。春潮退去,裸泳者现在。风口时期产生的泡沫需要在下行时期消化和挤压,伴随着企业倒闭、投资和减薪不力以及裁员,勾勒出一幅“寒冬”的景象。但当泡沫破裂时,并非所有在泡沫中崛起的企业都会崩溃。一些企业在出风口长出了“翅膀”,培育了核心竞争力,并有能力跨越周期。行业循环,无休止的循环。在这个循环中,总会有一些东西跨越这个循环。

以上便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港股中国平安:特许消费金融机构仍在高速增长”相关内容希望能帮助到大家,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其他的股票资讯

文章作者:wdyc
本文地址:http://www.wdyc.cc/gppz/16000.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发表评论